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迹

水墨写尽化丹青,笑书岁月几不平,只身从无凌宵志,浮云过眼走苍生。

 
 
 

日志

 
 
关于我

走自己的路,哪怕多累多苦, 说自己的话,哪怕是非骤起, 过自己人生,哪怕风风雨雨......

网易考拉推荐
 
 

泼水与游街  

2013-05-30 09:13:25|  分类: 时政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泼水与游街

 

原本这是两个风马牛的词汇,所以搅在一起,是因为发生在46日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13岁女孩饶某倒水淋到乡政府的车上,与政府工作人员发生纠纷,饶某被“戴上手铐游街”。

 

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女孩,因为一杯水或者一碗水,往大了说一盆水,却要被手铐铐住,然后游街示众,长达二十多分钟。孩子的婶婶因为对这种行为进行抗争,而被直接击昏倒地。尽管有饶婶倒地的照片为证,尽管有警察当街押着被铐的饶瑶当街走路、警车在围观的群众面前招摇过市的照片,但在可乐乡党委乡政府提供的真相中,饶瑶的婶婶有没有被打“昏死”只字未提,饶瑶有没有被铐只字未提。

 

我相信,这件事的背后,肯定有一些缘由和背景,但是,不管什么缘由和背景,这个地方政府的官员们,用这种令人发指的方式来对待一个为未成年人,而这个地方的公安部门,如同家丁看门狗一样的凶悍,确实令人震惊。

 

事发地的政府部门对此事的解释是,因为女孩的个头比较大,所以误以为成年人。那么我们不妨顺着这个乡政府有关人员的思路去推理,就算这是一个成年人,他把水泼到了乡领导的坐骑之上,有什么大不了的,或者双方可能为此有点口角,难道不可以吗?怎么会弄出如此的动静,以至于恶犬家丁都要用手铐铐住当事人,而且还要讲女孩的婶子打昏在地?

 

不要以为这是个案,长久以来,一些地方政府,尤其是农村地方政府的基层官员们,可以用无法无天,作威作福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他们的作为了。女孩饶瑶泼向乡干部车上的一盆水,是清水还是脏水,是不慎还是故意,各有各的说法。但一个未成年人泼出的这盆水,能够被提升到黑恶势力打击报复对抗党委政府的高度,可乐乡党委政府倒还真是不负可乐之名。而且令人战栗的是,仅仅因为一盆水,一个女孩就可以被铐住双手游街示众,女孩的婶婶就可以被击昏在地。

 

可乐乡政府一点也不可乐,乡官们下一步是不是可以考虑鸣锣开道,制定出行禁忌了。有一种恶是可以让你只剩下愤怒的。你还指望这么一群动辄就可以挥舞权力的狼牙棒把百姓打的遍体鳞伤的“公仆”为你服务吗?不修理你就算万幸。

 

还在故作糊涂的不明白为什么干群关系紧张吗?还在为那一起起的群体事件找什么“深层次”原因吗?这世界并不缺乏公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种下了仇恨,收获的是什么还用问吗?

 

“游街”多令人惊颤的场面,而且是一个被手铐铐住的十三岁的女孩,不知道这样一次经历会给这个孩子留下什么记忆,如果是惊恐也就罢了,如果是仇恨,却如何化解?

 

这是一个令人必须关注的事件,这个事件的背后所折射出来的那种“干群关系”“权力肆虐”诸多问题,已经成为当下无法回避的现实。换一个角度我们要问那个把手铐戴到女孩手上的警察,谁赋予了你这种对人民对百姓如此“执法”的权力?你信奉的是法律,还是长官意志?

 

显然,这都是不用给出答案的问题。

 

你敢维权,我就敢辗死你!

你敢申冤,我就敢送你去疯人院!

你敢上访,我就敢拘留你!

你敢支持正义,我就敢送你去劳教!

你敢朝领导坐骑泼水,就可以铐住游街!

 

官本位下的罪恶无处不在!现在有些变态的官员已经堕落到了毫无廉耻、禽兽不如的地步。

 

当官有尊严,泼水要当心啊。

 

当狗官们为祸乡邻,称霸一方的时候,谁更像黑社会,还用多说吗?

 

 

                                        2013530日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